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使命召唤ol鬼服了吗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行政法規 >

我國手機支付產業監管存在的問題

添加時間:2014-08-04 22:11
  隨著手機支付產業快速發展,監管主體不明確、監管法規不完善、對消費者保護不足、技術標準不統一、基礎配套設施不完善等問題也逐步顯現。這些問題市場難以解決,需要通過加強監管來預防和糾正。為此,筆者將手機支付監管中存在的問題為分為兩類來加以分析,一是監管機制方面的問題;二是政策引導方面的問題。
  
  一、監管機制方面。
  
  (一)監管主體不明確。
  
  通過對我國手機支付產業監管現狀的梳理,可以看出,目前國內手機支付產業監管處于“多龍治水”狀況。中國人民銀行負責支付結算規則制定,對銀行加入支付清算系統進行資格審查、對支付結算工具進行監管,規范非金融支付機構支付行為。銀監會負責監管銀行業金融機構開展的手機銀行業務,不監管非銀行類結算業務。工信部對移動運營商的手機支付業務內容、資費及收費行為進行監管。住建部對城市一卡通手機支付提出了五項指導意見,加強了其在手機支付領域的話語權。多頭監管容易產生部門利益沖突,帶來重復監管和監管盲區的弊端,降低了監管的有效性,浪費監管資源。
  
  監管主體的不明確也造成了合作協調機制難以建立,人民銀行與銀監會在地方上的復雜關系就是典型例證。2003年人民銀行與銀監會分設,金融分業監管模式基本確立,由于在分設過程中人民銀行占據主導,地方銀監局在資產、人員分配上處于弱勢,導致日后部分地方雙方之間的關系較為惡劣,甚至存在相互舉報其領導事件,這是雙方合作機制難于建立的原因之一。同時,人民銀行為維護金融穩定,彌補失去監管權后對銀行信息了解不足,提出了以開業管理、日常管理和綜合執法檢查、綜合評價為主要內容的“兩管理、兩綜合”履職模式。這一履職模式也被銀監系統所詬病,認為其超過了其自身職責權限,有過界撈權之嫌。
  
  監管主體的不明確往往造成有利益時重復監管,有責任時存在監管盲區。
  
  (二)法律法規不完善。
  
  目前我國對手機支付領域立法還相對滯后。主要法規有《電子支付指引(第一號)》、《電子銀行業務管理辦法》、《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及其實施細則,這些法規更多的是對準入資質設定門檻。尚沒有相應的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規對安全風險責任劃分、爭議解決方案以及產業鏈其他相關主體法律關系的調節等方面做出規定。例如,《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僅對客戶備付金做出原則性規定,有關備付金賬戶的開立、變更、撤銷以及存管銀行資質要求、存管職責均未明確;同時這些部門規章及規范性文件,層次較低,適應性較差,法律效力有限。
  
  (三)消費者保護不足。
  
  《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等法規只是提供了原則性的保護框架,對支付機構的違規操作處罰力度太弱,最高罰款3萬元的罰則,難以維護消費者應有的權利。一是沒有明確支付機構應如何承擔,技術風險導致消費者的銀行賬戶被篡改,資金被盜取的責任;二是未規定對于支付機構挪用客戶備用金或投資虧損,導致支付困難時,如何彌補消費者的損失。三是“誰主張、誰舉證”的證據規則,對消費者明顯不利。在手機支付中,用戶界面越來越簡單,但是普通消費者對后臺信息數據產生、傳輸、保存等內容不了解,同時也缺乏保存電子數據的習慣,因此普通消費者面臨較大的舉證風險。
  
  (四)反洗錢機制有待完善。
  
  自2007年《反洗錢法》正式實施以來,我國打擊洗錢犯罪的力度和廣度在不斷加強。面對電子支付工具的不斷創新,人民銀行2012年出臺了《支付機構反洗錢和反恐怖融資管理辦法》,對支付機構如何履行反洗錢義務做出了較為明細的規定。但手機支付具有交易隱蔽、匿名、便利、無痕等特點,支付機構在如何落實客戶身份識別、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客戶資料保存等方面缺乏可操作性規范。同時,未建立一套適合不同支付機構的異常交易監測標準。現有異常交易監測模式標準靈活,支付機構為了避免遭受監管部門處罰而采取“防御性”報告,報送的數據未經過分析處理,導致人民銀行需要花費大量精力來分析、識別可疑交易,立案率比較低。根據近幾年來人民銀行公布的《中國反洗錢報告》,2008年到2011年的可疑交易報告份數分別為6891萬、4292萬、6185萬,5411萬,但立案分別只有215起、119起、374起、146起。
  
  (五)信用機制有待完善。
  
  信用是市場經濟的基石之一,我國的信用環境較差,政府、企業、個人的信用意識尚處于培育階段。手機支付涉及買賣合同、金融服務合同、通信服務合同等多種合同關系,一方失信將給產業鏈各方造成損失。這需要建立開放的信用數據庫,建立失信懲罰機制。目前,我國的信用信息分布在銀行、稅務、公安、海關、質檢等部門,各部門的信用平臺處于封閉運行狀態,未形成“平臺對接,數據共享”合作機制。
  
  二、政策引導方面。
  
  (一)商業模式不明朗。
  
  手機支付產業鏈復雜,參與主體較多。銀行及銀聯、移動運營商、非金融支付機構各有其優勢和不足,只有密切配合才能揚長避短,推動產業的快速健康發展。但目前在手機支付市場中,各參與主體市場地位不清晰,未形成較為成熟的商業模式。由于業務流程較為復雜,各參與主體尚未找到各自的盈利模式,沒有建立利益分配機制。為保證支付鏈條的正常運轉,更好的服務用戶,需建立一套成熟的商業模式,明確參與各方的市場定位,優化業務流程,發揮參與主體的自身優勢.
  
  (二)技術標準不統一。
  
  國內手機近場支付主流技術方案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中國銀聯主導的基于13.56MHz非接觸式通信的技術方案,另一種是中國移動公司主導的基于2.4GHz非接觸式通信技術方案。基于兩種頻率有產生了SIMPass、NFC全終端、NFC-SIM、NFC-CD、RFID-SIM等不同實現技術。多種技術方案并存發展,造成頻段標準、應用支付載體、終端標準、安全規范等多種技術標準不統一的問題。多種標準并存給手機支付大規模應用帶來了障礙,不僅增加了相關設備、系統之間互聯互通的成本,還使得產業鏈上的手機、芯片等相關廠商產生了一定的觀望態度,從而制約了整個手機支付產業的發展。只有統一手機支付的業務規范和技術標準,才能避免相關部門的重復投資,引導更多的機構進入支付市場,增強支付服務市場競爭,實現資源的充分利用和有效配置。
  
  (三)合作機制待協調。
  
  手機支付產業鏈由移動運營商、銀行機構、第三方支付機構、用戶、商家等多個層次主體組成。產業鏈中存在多個可能占據主導地位的參與主體,各主體有著各自的利益考量,都希望自己主導整個產業。目前,手機支付產品的開發處于各自牽頭推進階段。中國銀聯積極推進使用其技術標準的非接觸式POS機刷卡終端,2012年數量已突破100萬臺。而在發卡端,處于近場支付產業鏈上的企業出現了各自結成合作陣營多頭推進的局面。例如,有的銀行與銀聯合作,有的銀行與手機廠商合作,還有銀行與通訊運營商合作,而銀聯還與手機廠家進行合作.
  
  手機支付產業鏈中的各方為了各自利益,競爭多于合作,未形成如同銀行卡“規則聯合制定、業務聯合推廣、秩序聯合規范”的聯網通用體制優勢,未形成規模化、集約化發展的局面,影響了手機支付業務的發展。這迫切需要監管部門發揮協調作用,推動手機支付產業鏈各方的緊密合作。
  
  (四)基礎配套設施建設有待完善。
  
  目前,我國還缺乏完備的硬件配套設施,包括可信服務管理平臺、清算結算系統、轉接系統、密鑰管理系統、CA系統、受理環境等,為手機支付行業大規模發展提供基于安全模塊的各類應用發行、受理及管理服務。基礎設施的完善將有效降低各支付系統的耦合度,實現跨機構轉接和系統連接整合,從而使產業各方集中精力開展產品研發、市場推廣及產業合作,不必擔心標準和技術模式對其產品和業務的影響,不必對基礎設施重復投資。
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