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使命召唤ol鬼服了吗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行政法規 >

多家支付機構違規給網絡外匯提供通道被罰

添加時間:2018-01-31 18:50
  2017年11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了《關于防范通過網絡平臺從事非法金融交易活動的風險提示》,明確指出,從事外匯、貴金屬等杠桿交易的網絡平臺(含跨境)在我國無合法設立依據,金融監管部門從未批準,開展上述交易業務的網絡平臺均屬于非法設立,參與此類平臺交易的雙方權益均不受法律保護。然而,盡管監管機構對風險再三警示,但仍不斷爆出網絡炒匯風險案件。這表明,投資者對此類投機仍警惕不足,以身飼虎。
  
  拆穿“偽裝者”
  
  2017年,網絡炒匯頻頻東窗事發,從IGOFX外匯交易平臺中國區總代理卷款跑路,到云南萬世吉、浙江衢州ACN被舉報偵辦。這些網絡炒匯平臺有一個共性,就是借用“互聯網+外匯”的概念,利用大眾對外匯市場、外匯交易普遍不了解的心理,打著“外匯買賣”的旗號,偽裝成正規合法的外匯交易平臺,迷惑普通交易者,設下“騙局”,以侵吞投資人的資金。
  
  浙江衢州剛剛破獲的ACN炒匯平臺,就完整演繹了這一詐騙手法。ACN平臺是一個以炒匯為名的詐騙平臺,在全國各地發展二級代理商,代理商再通過虛假的QQ資料發展客戶;客戶將資金投入該平臺之后,代理商通過各種手段誘使客戶反復在平臺買進、賣出交易,并收取平臺返還的每筆30美元的交易手續費。在ACN平臺上,客戶的資金是以人民幣入場,既沒有真正進入國際外匯市場,也沒有進行所謂的外匯交易,而是進入到深圳某公司開設的賬戶,并被轉移至其他用途。
  
  而波及面更廣的云南萬世吉,則是一場升級版的網絡炒匯陷阱。萬世吉自稱是一家面向全球的國際化外匯交易平臺,實際上它只不過是一個通過向美國A公司購買網絡域名及服務器空間而搭建起的網絡交易平臺,且提供服務器空間的美國A公司并不涉及金融類服務項目。萬世吉以中文交易平臺向國內開放,通過發展代理商,以“人拉人”的方式招攬會員、投入資金開展交易。萬世吉交易平臺自行設定所謂的“適時匯率”及各類外幣匯率走勢數據選擇幣種進行交易和結算,人為制定“八單倍投”的交易規則,帶有明顯的賭博性質。經監管機構測試交易了解到,在該平臺上所謂的外匯交易,并未產生真實的外匯買賣業務,只是把外幣作為噱頭,招攬投資者用人民幣進行“買外幣漲跌”的一場騙局。
  
  通過還原上述兩個案件可以看到,這些所謂的炒匯交易平臺,其本質是自編自導的“黑平臺”,既沒有將交易真正接入到國際外匯市場,也沒有發生真實的外匯買賣交易,而是由“設局者”人為在后臺操作平臺,操作投資人的賬戶,操控整個交易。這些黑平臺是以“網絡炒匯”為誘餌、精心包裝了多層外衣的“偽裝者”.其早早設下騙局,而投資者從入金那一刻起,就已經步入了陷阱。
  
  網絡炒匯,就是借助網絡進行的外匯保證金交易。外匯保證金交易又稱按金交易,屬于虛盤交易的一種,是投資者以自有資金作為擔保,參與的具有杠桿交易性質的外匯合約交易。其主要特征是:投資者以獲取外匯交易盈利為目的,在實際投資一定數量資金作為交易保證金后,便可按一定的杠桿倍數將保證金金額放大,從而使實際進行的外匯交易的合同金額超出投資者實際投資的交易保證金金額。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根據現行的監管政策,任何機構提供的外匯保證金交易都是違法的,任何機構和個人參與這種交易也都是違法的;即使這些機構擁有境外的相關牌照,但未經中國監管部門批準或備案同意,它在中國境內提供外匯保證金交易也是非法的。目前,中國監管當局并未允許任何機構可以在中國從事外匯保證金交易。無論是有正規經營牌照的境外外匯經紀平臺,還是人為操控的網絡炒匯“黑平臺”,當前監管部門都應全面肅清網絡炒匯。
  
  “排雷”第三方支付
  
  網絡炒匯之所以得以快速蔓延、并在一時間成為“風暴眼”,很大程度上在于“黑平臺”背后已經形成日益完整的產業鏈條。監管機構調查發現,背后搭建“黑平臺”的網絡公司,可以提供從境外公司注冊、服務器搭建、海外牌照申請、平臺網站建設、后期數據處理等一站式的服務。
  
  而在這一鏈條的搭建過程中,一些網絡炒匯平臺往往將第三方支付機構列為入金通道,利用第三方支付機構合規意識相對薄弱且急于拓展商戶的心理,便利其對投資者匯入資金的暗箱操作。據了解,無論是在云南萬世吉一案中,還是在其他已被曝光的多起網絡炒匯“黑平臺”案件中,均出現了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身影。身處危墻之下,第三方支付機構一旦稍有懈怠,便極易被這些披著合法外衣的網絡炒匯平臺“拖下水”,甚至不排除在利益的誘惑下主動為其提供便利。
  
  2017年以來,相關部門針對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展了跨境外匯支付業務的專項檢查,此次檢查暴露出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在展業中的“高危漏洞”.根據有關規定,支付機構應當遵循“了解你的客戶”原則,確保所拓展特約商戶是依法設立、從事合法經營活動的商戶,明知或應知客戶利用其支付業務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應當停止為其辦理支付業務;支付機構應當確保交易信息的真實性、完整性、可追溯性以及在支付全流程中的一致性,不得篡改或者隱匿交易信息;支付機構要建立交易風險管理制度和交易監測系統,對疑似欺詐、套現、洗錢、非法融資、恐怖融資等交易,及時采取調查核實、延遲結算、終止服務等措施;支付機構參與跨境外匯支付業務應當具有真實合法的貨物貿易、服務貿易交易背景;支付機構應按照“了解你的客戶”“了解你的業務”及“盡職審查”原則保證境外特約商戶的真實性、合法性;境內機構和個人不得以虛構交易獲取或轉移外匯資金,不得以分拆等方式逃避外匯監管。但專項檢查結果卻顯示,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存在超范圍經營跨境支付業務、未按規定審核接入商戶背景、未按規定審核客戶身份信息、超交易限額辦理跨境支付、未按規定采集業務訂單信息以及未按規定報送異常情況報告等涉嫌違規問題。
  
  截至目前,已經陸續有第三方支付機構因自身所存在的違規問題被開出罰單。其中,重慶市錢寶科技服務有限公司因未履行真實性審核職責,且協助部分企業和個人編造快遞物流信息、構造網絡購物訂單交易信息,違規辦理對外付匯40多億元人民幣,已被暫停跨境外匯支付業務資格;支付寶(中國)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因跨境外匯支付服務經營范圍問題、跨境外匯支付服務國際收支統計申報問題,被處以罰款60萬元人民幣;財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照規定向有關部門報送異常風險報告等資料、為非居民辦理跨境外匯支付業務未做備案,被處以罰款60萬元人民幣。
  
  眼下,針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排雷”仍在持續。據媒體報道,2017年底,人民銀行深圳分行和濟南分行先后下發通知,要求各法人支付機構根據公示的名單,逐一排查與涉嫌非法外匯交易平臺的合作情況,如存在合作,應立即停止;同時,要求其完整保留與該平臺的所有交易數據和客戶信息等資料。兩份通知均給出了包含40家涉嫌非法的互聯網外匯交易平臺的名單,這其中既包括屬地在美國或中國香港的交易平臺,也包括屬地在廣東、深圳以及浙江等地的交易平臺。據了解,排查行動并不僅限于深圳和山東,只要是上述40家非法平臺所涉及的地區,均要進行排查。
  
  風險警鐘長鳴 央行多次下發文件
  
  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濟南分行下發通知排查非銀行支付機構參與非法互聯網外匯交易的情況。通知稱,國家外匯管理局監測發現有非銀行支付機構為非法互聯網外匯交易平臺提供支付服務。要求各家支付機構根據公示的名單逐一排查與非法交易平臺的合作情況。如存在合作,應立即停止與該交易平臺的業務合作,同時完整保留與該平臺的所有交易數據及客戶信息等資料。
  
  7月以來,公安部集中開展了打擊整治涉眾型、風險型經濟犯罪活動,其中炒外匯的金融詐騙行為也屬于整治對象,已在全國范圍內關閉200多家非法外匯交易平臺。
  
  根據2017年11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的《關于防范通過網絡平臺從事非法金融交易活動的風險提示》,境內機構未經我國金融監管部門批準通過互聯網站、移動通訊總段、應用軟件等各類網絡平臺為境內客戶提供外匯、貴金屬、期貨、指數等產品交易(含跨境),以及境外機構未經我國金融監管部門批準通過互聯網址、移動通訊終端、應用軟件等各類網絡平臺為境內客戶提供外匯、貴金屬、期貨、指數等產品交易,均屬于違法行為。
  
  目前從事外匯、貴金屬等杠桿交易的網絡平臺(含跨境)在我國無合法設立依據,金融監管部門從未批準,開展上述交易業務的網絡平臺屬于非法設立,參與此類平臺交易的雙方權益均不受法律保護。
  
  在為相關部門重拳出擊網絡炒匯平臺叫好的同時,一些業內人士也向記者表示,外匯保證金交易盡管被監管機構多次叫停,但仍持續存在,說明市場是有需求的。目前,普通投資者可以參與商業銀行提供的外匯實盤交易,其不附加杠桿,風險相對可控;而進行了風險壓力評測的專業投資者若希望參與更為專業的國際外匯市場交易,就涉及到我國金融市場進一步深化改革的話題,期待相關部門能夠在“堵邪路”之后,還能為投資者“開正門”.
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