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使命召唤ol鬼服了吗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行政法規 >

第三方支付平臺沉淀資金利息屬于誰

添加時間:2017-09-12 11:03
  一、沉淀資金利息歸屬的爭議。
  
  沉淀資金包括賬戶預先儲值的資金沉淀以及交易延時支付的資金沉淀,前者主要包括支付寶余額、微信紅包等賬戶資金,后者則主要指消費者在購買商品后到確認收貨前暫存于第三方支付平臺的資金,本文主要指交易延時支付產生的沉淀資金。網絡交易中為了保證交易的安全,在消費者確認收貨或者退款前,消費者支付的價款是預先打入第三方支付平臺的資金賬戶,等交易完成后才由第三方支付平臺打入商家賬戶,而這個交易過程會涉及到一個交易款項滯留第三方支付平臺的期間,在此期間的沉淀資金將會產生巨額的利息。如此天量的資金,其產生的巨額利息歸屬問題引起多方爭議。有的人認為,沉淀資金的利息應當歸屬于買賣雙方,因為沉淀資金利息屬于法定孳息,根據民法上原物與孳息的原理,該筆利息應當屬于原物所有人 -- 交易雙方;有的人認為,沉淀資金的利息應當歸屬于第三方支付平臺,因為該筆資金雖然數額巨大,但受眾規模同樣巨大,且每筆利息的數額非常小,要將資金產生的利息歸還給消費者,發放管理的難度非常大,因此可以將該筆利息認定第三方支付機構提供的中介服務費,劃歸為第三方支付機構所有。由于我國法律缺乏對該沉淀資金利息歸屬的規定,隨著電子商務的蓬勃發展,該問題必將引起社會的關注。
  
  二、沉淀資金利息分配的實踐做法。
  
  有關沉淀資金利息的歸屬及分配,國內外相關部門進行了探索,主要有以下些幾種做法:
  
  1.建立存款延伸保險制度。存款延伸保險制度源于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簡稱 FDIC)對于第三方支付平臺沉淀資金的監管需求。FDIC 要求辦理貨幣轉移業務的機構,應當開設一個專用的無息賬戶,對于客戶存入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資金應當轉移到該指定賬戶上。由于這些辦理貨幣轉移業務的機構開設賬戶的銀行是 FDIC 的被保險人,這樣實質上就是將第三方支付機構中的客戶資金投入到了 FDIC 中,而為此每個賬戶都擁有了保險上限為 10 萬元的資金保險,相關的保費則用賬戶的利息來抵扣。采取這種方式一方面可以保證客戶資金的安全,如果平臺資金出現問題,由于客戶在 FDIC 參保,就可以獲得保險賠償避免資金的損失;其次,用沉淀資金的利息支付保費,可以有效解決平臺沉淀資金的利息分配問題,既發揮了資金的效益又防范了風險。
  
  2.計提風險準備金。在我國有關電子支付的相關法律、法規并不完善,主要集中在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以及《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辦法》中。其中在 2010 年發布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的第 24 條第一款明確規定了支付機構接受的客戶備付金不屬于支付機構的自有財產。因此根據反面解釋該備付金應當屬于客戶所有,但是該辦法卻未對備付金產生的利息歸屬以及如何處理等問題做出相關規定。
  
  在 2011 年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第 34 條、35 條規定設立風險準備金,即支付機構按季從所有備付金銀行賬戶利息所得中結轉的、專門用于彌補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等特定損失的資金。而對于計提風險準備金后的備付金銀行賬戶利息余額,則劃轉至支付機構的自有資金賬戶。
  
  該征求意見稿將備付金的利息用來成立風險準備金,而對于計提風險準備金之后的利息則將它劃歸為支付機構所有。但是由于該規定在立法的邏輯與技術上存在問題,不僅跟民法原理中法定孳息的歸屬原則相違背,也跟中國人民銀行頒布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第 24 條的規定相沖突。因此在最終出臺《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辦法》中,除保留第三方支付機構可以計提沉淀資金利息的 10%為風險準備金外,刪除了將剩余利息劃歸支付機構所有的條款,為此有關沉淀資金的利息歸屬以及如何處理的問題仍處于不明狀態。
  
  三、沉淀資金利息應當歸屬于第三方支付平臺。
  
  筆者認為,應當將沉淀資金的利息劃歸第三方支付平臺所有,但其在扣除相應服務費用之后,需將多余的資金通過消費促銷、消費返利、周年紅包等形式回饋消費者。
  
  第一,基于等價有償原則,應當將利息作為一定對價支付第三方機構的保管費。從《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辦法》第 4 條我們可以得出客戶備付金是客戶委托第三方機構辦理委托事務時支付所用。該條與《合同法》第 374 條中保管合同的規定相符,因此我們可以將客戶交付第三方機構沉淀資金的行為視為一種消費保管合同。
  
  而根據相關法律規定,保管合同又分為有償保管合同和無償保管合同。由于資金的保管屬于風險性比較高的保管,且第三方支付機構對于客戶無法定保管義務(例如支付寶產生之初是為其關聯業務淘寶交易服務的,現在除了淘寶外還有許許多多的平臺都在使用支付寶,但支付寶并沒有為它們免費服務的法定義務),如不支付一定的保管費用實屬不公平,因此該保管行為應屬有償保管合同,而相關的費用從沉淀資金利息中計提,如此計費也能提高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保管責任,因為有償保管比無償保管,保管人承擔的責任更重且更嚴格。但相關機構應當事先在協議中明確將計提的相關利息作為保管費用的條款。
  
  第二,基于成本效益原則,應當將利息歸屬第三方機構。雖然按照物權法的規定孳息應當歸屬于原物所有人,但是因沉淀資金利息所有人人數眾多且分散廣,返還利息的行為實施困難,且成本大,不符合效益原則;其次,在《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方法》中規定了支付機構只能選擇一家商業銀行作為備付金的存款銀行,雖然這樣保證了沉淀資金的安全,便于銀行監管,但是成千上萬的付款者會使用多家銀行的資金賬戶,這就要求支付機構在不同的銀行賬戶之間進行結賬,這會增加支付機構的成本,并影響其效率;最后,由于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介入,切實保證了客戶間交易的安全,而且也省去了客戶間交易跨行轉款的手續費,為其提供了便利服務。因此將該筆利息劃歸第三方機構所有符合公平原則,但是為了保證客戶的選擇權,知情權,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當事先與用戶協商好,在其相關協議條款中提前聲明收取該筆利息作為服務費。
  
  第三,基于公平原則考量,應當將第三方支付機構計提后的剩余費用回饋消費者。《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之所以引起巨大的爭議,是因為其將計提風險準備金后的利息全歸第三方支付機構所有,為此第三方支付機構最高可獲得 90%的利息收入,這樣只考慮第三方支付平臺不考慮消費者利益的行為,必然會引起消費者不滿,再加之其又與《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的規定相沖突。因此為撫平爭議,首先需出臺位階較《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高的相關法律法規加以更正該辦法;其次借鑒納稅制度“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理念在第三方支付機構計提相關費用后,將剩余的費用設立周年紅包或者消費返利、促銷活動,將該筆費用散發給消費者。如此公平合理的分配,引起的爭議必然會減少。
  
  四、結語。
  
  第三方支付平臺對我國電子商務的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但是由其產生的沉淀資金利息的歸屬問題仍屬爭議。本文在借鑒國內外的實踐操作的基礎上,圍繞沉淀資金的利息分配進行了探討,并從等價有償、成本效益、公平原則等角度入手,得出應當將沉淀資金的利息劃歸于第三方支付平臺所有,但第三方支付平臺應當采取消費返利、活動促銷等形式對消費者進行相應的補償,望對我國電商市場的發展與完善起到推進作用。
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