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使命召唤ol鬼服了吗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人物訪談 >

斷直連給商業銀行發展帶來新機遇

添加時間:2018-07-17 11:42
  近日,央行發布通知,明確自 2018 年 7 月 9 日起,將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 2019 年 1 月 14 日實現 100%集中交存。同時,要求支付機構“斷直連、變網聯”,即備付金集中存管賬戶的資金劃轉,要通過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或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辦理。
  
  “此舉直接切斷了銀行與支付機構之間的聯系。短期來看,支付機構將失去持有大量備付金與銀行的談判優勢,銀行可能將存款減少的成本轉嫁給支付機構。長期來看,在新的監管環境下,銀行仍然需要支付機構建設的場景和渠道,銀行和支付機構仍然存在合作共贏動力。對銀行業而言,利遠大于弊。”在采訪中,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趙亞蕊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

銀行發展
  
  1、倒逼支付機構轉型
  
  “不敢給您保證,這個卡有時候能刷,有時候不能刷。”7 月 2 日,在央行宣布備付金于明年100%集中交存之后不久,《金融時報》記者來到北京海淀區某大型商場,被收銀員告知,記者所持有的北京某支付機構發放的購物卡,從今年以來都不太“靈光”.
  
  “您可以試試,刷不了就打他們的客服電話問問,不然就‘血本無歸’了。”收銀員顯然已頗有經驗。果不其然,記者所持有的購物卡無法完成消費。
  
  “對不起,我們這邊看不到您的消費記錄,可能需要您嘗試改天再來消費。”電話那頭的某支付機構客服這樣回應。
  
  “您不要跟他們那么客氣,您要‘橫’一點兒,他們就會給您‘放行’了,錢都被他們扣著呢。”看到記者溝通失敗,收銀員繼續向記者傳授經驗。
  
  終于,當記者再次撥通該支付機構的投訴電話,強硬要求對方解決無法刷卡的問題后,這次“一波三折”的消費終于完成。據為記者服務的收銀員和商場多位售貨員透露,近期一些支付機構的購物卡都出現了類似情況。
  
  “對于一些小型支付機構而言,交存 100%備付金的要求無疑是一場噩夢,這意味著他們靠利息‘躺著賺錢’的盈利模式一去不復返了。”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短期內,支付機構依靠客戶備付金盈利的模式會受到限制,未來,支付機構的利潤來源將主要依賴手續費收入,對行業盈利尤其是中小型支付機構將帶來一定壓力。”趙亞蕊告訴記者。
  
  而作為備付金集中存管的前提條件,央行此次再次強調對第三方支付機構“斷直連、變網聯”.
  
  “斷直連以后,讓清算的歸清算,支付的歸支付。在直連模式下,第三方支付機構充當了跨行清算的角色。一方面與銀行對接系統重復開發,造成資源浪費,另一方面其交易封閉性強,交易過程的資金和信息不透明,一些支付機構可能被用于洗錢或賭博等。”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金融協創中心研究員李虹含分析說。
  
  “長期來看,此舉將倒逼支付機構加快轉型,實現收入結構的多元化與穩定增長,有助于支付機構健康穩健發展,有助于防范金融風險。”趙亞蕊認為。
  
  李虹含也認為,中小型支付機構仍有業務空間。“線上、線下的商戶數量龐大,有足夠的市場空間,嚴監管可以倒逼支付機構去做真實商戶的開發、提升支付效率、提供更好的營銷服務。”
  
  2、對銀行存款影響甚微
  
  “近年來,隨著第三方支付市場的快速發展,備付金也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于是,支付機構特別是一些大型支付機構,以手中掌握的備付金為籌碼,通過各種手段對銀行進行‘威逼利誘'.
  
  個別銀行特別是一些分支行,被支付機構玩弄于掌股之中,為了一點蠅頭小利不惜突破底線,對支付機構的違規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相關制度辦法得不到嚴格執行。”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
  
  “對銀行而言,直接影響就是接近萬億元規模的存款將會減少。不過,從 2017 年底的數據來看,銀行業各項存款有 157 萬億元,相比而言,萬億元規模的客戶備付金的影響也非常有限。”趙亞蕊表示。
  
  “目前,銀行的資產規模和負債水平都在 250 萬億元左右。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明確指出,商業銀行為支付機構交存的客戶備付金不計入一般性存款,不納入存款準備金交存基數。所以,這對銀行存款影響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計。”董希淼持有同樣觀點。
  
  3、促進銀行與支付機構合作
  
  “過去,部分支付機構突破了經營范圍,通過在多個銀行開立的備付金賬戶辦理跨行清算。如不少支付機構都有分銷理財產品的業務,客戶購買理財產品的資金通過備付金賬戶自行處理完成資金的轉移,變相行使央行或清算組織的跨行清算職能,甚至有支付機構借此便利,為洗錢、恐怖融資等犯罪活動提供通道,加大了金融風險跨系統傳導的隱患。”董希淼分析稱,央行此舉有利于阻斷支付機構與商業銀行之間非正常的利益紐帶。
  
  在理順支付市場亂象的同時,此舉也將促進銀行與支付機構之間的正常合作。“通過支付機構可能產生的洗錢、偷稅漏稅等違規行為受到監管后,能有效降低銀行的經營風險。而在新的監管制度下,支付機構將會尋求新的盈利模式和利潤增長點,未來勢必會加強與銀行的業務合作。”趙亞蕊表示。
  
  網聯平臺出現后,一端整合所有支付機構,另一端整合各家商業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只需接入網聯平臺,就能與另一端的商業銀行展開合作。
  
  “備付金賬戶不能開了,這意味著支付機構不能拿著賬戶去要挾或利誘銀行,這使得銀行在與大型支付機構談判時地位更平等,有利于銀行更加規范地進一步開拓支付業務發展。”董希淼認為。
  
  另一方面,有業內人士表示,銀行也能關注更多中小型支付機構,在加強與之合作、拓展藍海市場的同時,也使得支付行為進一步回歸到小額快捷、便民小微支付的本質上來。
使命召唤ol公测了吗